为了让“回力”走得更远

——记叶榭沪泽胶鞋厂党支部书记、厂长裘唐茂

  这是一个有关坚守的故事,而他的坚守不仅是为了让全厂330名员工按时拿到工资,更是为了能让“回力”可以走的更远。

  粗糙的手支起工厂,宽厚的背挡住风雨。兴了国企,白了头发,他志在造福百姓;老骥伏枥,意气风发,他心向未来。他的心和泥土一样质朴,洒下辛苦的种子,长成参天大树。

  他就是叶榭沪泽胶鞋厂党支部书记兼厂长裘唐茂。

  成立于1927年的“回力”,是中国较早进行体育营销的运动鞋品牌。早在七八十年代,风靡全国,无人不知。但在1993年结束国家的统购统销后,“老国货”回力的身影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。

  1996年,处于低谷期的回力七厂由于高铁动迁来到了叶榭张泽,更名为上海沪泽胶鞋厂。当时的厂长正是裘唐茂,根据他的回忆,“那时候放眼望去,除了空旷的泥土地,只有隔壁的耀光玻璃厂能相依为命”。

  就这样,地处偏僻的胶鞋厂一黏就把他黏在这里18年。这18年间,他兴趣以寄、精力以寄、心血以寄,在忠于职守、敬业奉献中最大限度地实现着自己的价值。

  2006年-2008年间,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、市场萎缩等原因,老国货“回力”再次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。他感慨当年,“90年代虽然苦,但上海还有兄弟工厂七家,现在只剩下我们这一家啦。”这中间所有的艰难困苦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。“存活下去就有希望”,那些年就是靠他对外接的零零星星的单子让整个厂幸免于难。

 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铁人也会倒下。2009年,正当胶鞋厂越走越好时,他却突然被确诊为膀胱癌,家人都劝他生命要紧,不要再长途跋涉去工作。可他做完手术,在医院仅住了半个月,未等身体完全康复,又与往常一样到胶鞋厂上班。

  担任厂长18年来,他带领着全厂330名员工,从改良机器设备、完善胶鞋工艺到加强质量管理、降低成本,一次次打破国企退出历史舞台的魔咒。去年以来,胶鞋厂共开发新产品40种。光2013年,共生产胶鞋200多万双,销售额达5千多万,创税300万。

  如果说每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一张秘方,那么裘唐茂的这张只有四个字,那就是兢业和爱心。18年来,他每天6点出门往返于上海与叶榭之间。对他而言没有双休日,一忙起来就夜以继日、以厂为家,在妻子眼里他更像一个回家“充电”的“机器人”,对孩子而言,他更像一位“隐形爸爸”……“在岗一分钟,尽职60秒”这或许就是他的真实写照。

  走进胶鞋厂就像走进一个大家庭,员工之间都是兄弟姐妹。休息时间,他总是和员工谈心、聊天,一点没有“厂长”的架子,对大家的衣食住行样样都关心。所以厂里有人生病住院,他总是最早得到消息登门看望,这么多年一个不落。爱到真时心自近,帮到实处情更浓。52岁的吴月泉是鞋厂的老员工,前不久被查出患有重病,裘唐茂第一时间赶到她家探病,除了一次性的救助金,从3月至今,每个月的工资都按时送到吴月泉手中。“锦上添花人人都会,但雪中送炭才是难得可贵”。对困难员工的资助,18年来从没有间断过,他总是尽其所能,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个员工,让他们无后顾之忧。

  光鲜的成功背后,还是他返璞归真的本质。走进厂长办公室,一列四排的简陋办公桌挤占了大半的空间,就这样的办公室,裘唐茂和大家一起共用了十几年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他时刻牢记节俭朴素的高尚品质,同时以回馈社会为己任,哪怕在企业效益停滞期,面对政府的慈善募捐活动,他总是一句话,“行啊!”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背后却包含了他无限的爱与责任。

  现在,裘厂长早已年过60,但他仍旧每天准点到工厂报到。我们在被他朴实行动感染的同时,也该为他在这18年风霜雪雨里的坚守点赞。记得鲁迅曾经说过,“希望是附着于存在,有存在,便有希望,有希望,便是光明。”我想说,如果下一次,当我们面对跌宕起伏的命运,我们所该做的就是如老厂长一般的坚守,因为坚守过后就一定会有光明。

作者:徐扬帆